1. "

    大圓滿頂嚴 祜主法王 甲扎 桑杰多傑仁波切 對素食的看法

    對金剛乘行者的警惕語 A Powerful Message by a Powerful Yogi Cameron

    當我來到印度後就成一位素食者,第一次在印度菩提嘎雅,舉行寧瑪巴祈願大法會後,我還不是素食者。但是在第二次在印度菩提嘎雅舉行寧瑪巴祈願大法會時,也參加一個會議,當時我告訴所有與會的寧瑪巴的喇嘛:「所有佛教徒而言,菩提嘎雅是一個神聖的地方。當我們在此舉行祈願大法會時,但仍然吃著肉。這對佛教而言,是很可恥,而且是很大的侮辱。」

      我告訴他們:「在祈願的大法會時,大家都不該吃肉。雖然西藏喇嘛是吃肉的,但如果連喇嘛都無法變成素食者時,實在是很可恥的。喇嘛首先要求自己終生持素,要能夠成為素食者,才可能教育一般大眾。所以請你們要求你們的喇嘛成為素食者,要不然我們如何期待一位仍然在吃肉且有宗教知識的人士,去教導如綿羊般,無知的大眾變成素食者。」  

      薩迦派五祖之一雪謙貢嘎寧波(Sachen Kunga Nyingpo)很早就放棄吃肉和喝酒。從那時開始,漸漸的在寧瑪派有雅利班智達 貝嗎旺甲(Ngari Pandita Pema Wangyal),他是藏王赤松德贊(King Trisong Detsen)的化身,也是終身持素的。利美不分教派的上師沙巴索測策環造(Lama Zhabkar Tsogdrug Rangdrol是出生於安多Amdo),曾是一位嗜肉者。但當他去到拉薩,目睹屠場內很多動物被屠宰的情景後,便從此終身持素。他的眾多弟子亦變成素食者。還有很多其他宗派的修行人,包括薩迦派(Sakyapas,花教),格魯派(Gelugpas,黃教),噶舉派(Kagyudpas,白教)及寧瑪派(Nyingmapas,紅教),都因此成為素食者。

      在西藏東南部的康波(Kongpo),高生納索竹環造(Gotsang Natsog Rangdrol)要求他的僧侶們戒除酒肉。但由於住在康波斯利剛(Kongpo Tsele Gon)的僧侶們不願奉行他的要求,令他感到不悅,因而前往下康波(Lower Kongpo)的葛先匹(Gotsang Phug),並且在該地單獨閉關達二十至三十年之久。他禁絕所有「不善的行為」,例如吃肉、喝酒等,因此他終於得到證悟。因而被尊稱為高生納索竹環造(Gotsang Natsog Rangdrol),是一位具德的「上師」。

      同樣地,顏加貝瑪多都(Nyagla Pema Dudul),也是不喝酒不吃肉。他過著單獨隱居的禪修生活達二十至三十年之久,完全不靠別人之食物供養,只攝取土壤岩石中之精華,並且證得「虹光身」成就。他被尊稱為:虹光成就者─啤瑪朵都(Pema Dudul Tib Pad-Ma-bDud- ‘Dul),並與雅芝剛布南交(Nyagke Gonpo Namgyal)是生活在同一的年代。  

      當我在不丹的時候,有些盛大節慶裡、或者為往生的人所行之「法會」中,會供應肉食。這種為往生者而殺生的行為,舉往生者的靈性提升和解脫道路上,將會造成障礙,對往生者也沒有好處。

    在喜馬拉雅山區的居民,皆為佛教徒。有些山區少數民族如湯勉族(Tamang also known as Murmi)和雪巴族(Sherpa)的上師們是愚痴的。為了食肉和喝酒,這些上師們竟然說:「這是必需的,因為他們是蓮師的弟子,而蓮師也是不戒酒肉的。」
      
      但蓮師是神蹟地降生的,並不像那些上師,要從凡夫的父母中生下來,蓮師被尊稱為第二佛。釋迦牟尼佛是「顯乘」經典的導師,而遍知的蓮花生大士則為「密乘」密續的導師,他並授記(預言)了將會發生的事情。

      「戒肉食」是成就「世界和平」的一種方法。我已放棄肉食,並且不吃蛋糕,因為蛋糕含有蛋。吃肉和吃蛋是一樣的,蛋會孵化為小雞,而雞亦是有情(有情感的生命)。例如:殺害在孕婦腹中未生之胚胎,和殺害出生後的嬰孩是無分別的,這種殺業是同一的惡業。這是我不吃蛋的原因。

      你們的工作(see www.semchen.org)並非無用的,而是很有效用的。這些訊息,並非單單給予佛教徒。每個人經過推理思考,就能夠瞭解。尤其所有這些有學識的科學家和醫生們,應作如是思維:「吸煙和吃肉是否有益的呢?」
      只要看看,一個吸煙者與非吸煙者,那一個壽命較長呢?他們誰會較多病呢?從中即得到啟示。你們這些大學生們,能夠思維所有理由,並且找出箇中的道理。我只會說藏語,不懂得說其他的語言。但我學習了佛陀在外在戒律和內在金剛乘的教法,尤其是我曾經學過不少學者和瑜伽師的大圓滿(Dzogchen)的著作。他們一致說:戒吃肉能致長壽。

      如果我回顧我的家人年紀時,當中沒有一位能夠活過六十歲的,我的親人皆已死亡。但由於我離開家鄉,禁絕煙酒肉食等,我今天已經九十三歲(2006)了。我仍然能夠行、坐且能乘車或坐飛機到各處去。數天前我才去了何蘭普(Helambu)的哈更崗(Lhahkhang Gon),在那裏有一間新的雪巴(Sherpa)寺廟仍在建築中。
      你們請求我來談「吃素」的原因,這些談話是可以公開的。我所告訴你的全部是真話,並無虛言。這些講話是基於佛教典籍、祖師們的教法和我個人的經驗,而不是來自學者的討論。

      因此請你們要將此訊息廣為流傳,我亦隨喜你們的功德。你們的努力肯定是有功德的。你們應該繼續這個運動,來教育佛教善信眾生與在位弘法的人。你們應該將上述的道理,告訴那些在高位的、自以為地位顯赫重要的上師和活佛,寺院的僧團,社會上層的人士,那些能夠用常識推理的人及普羅大眾和那些地位低微者甚至於這些缺乏知識的人。這是我要說的。

      「我只是一個虛弱的老人(現年94歲/2007),這是應你們要求的所作的「開示」,所說的真心話。請將以上訊息,公開廣為流傳,不需要有任何的隱藏。」

     迴向文
     願諸眾生皆得樂,願下三道永常空,
     願眾菩薩常示現,願此祈願能實現。

      此「訪問稿」出自2005年5月29日,甲扎仁波切對「西藏自願保護動物組織」發表的一篇講話。由堪布多傑慈林(khenpo Dorjee Tsering)及針寶苙旦(Jamphel Rabten)記錄,並卓尼生母(Chonyid Zangmo)翻成英文。David Yen中譯。

    1解脫戒:
    「戒」:有別解脫戒、定共戒、道共戒之別。
    「別解脫戒」:為個別守持,而得個別解脫的戒,如五戒、八關齋戒、沙彌戒、比丘戒等;
    「定共戒」:為修得初禪及四禪定者,以定心為體,自然不會有犯戒行為;
    「道共戒」:是修行人見道之後,於無漏心行之中,自能防非止惡。
    能攝心當然就是戒,持戒也是攝心。但持戒要能貫穿到定、慧,必須回歸到心地上來,達到如《六祖壇經》中六祖所說的「心地無非自性戒」。戒不只是戒外在的行為,也要戒內在的心念,用功的好,能夠引發禪定、智慧。

    2 入滅(般涅槃)(Pari-nirvana, Sanskrit parinirvana):
    涅槃是梵語,正音為波利暱縛男,舊云涅槃,今順古亦云涅槃。又名泥洹,或云涅槃那,皆音之訛略,或楚夏不同。舊譯為滅度,或寂滅、無為、解脫、安樂、不生不滅等,名雖異其義則同。

    "
     

  2.        ”这是为了提醒自己:除了护持佛法,我们别无其它使命。我们所护持的对象,不论传承、不限于藏传佛教各个教派。对世界上任何地方、所有不同的佛教宗派,都加以护持。护持、增长、宣扬和巩固佛法的生命与力量,这是我们应该珍视、拥护并一再提醒自己的愿景和使命。

            伟大的龙钦巴尊者说过,当明月升起且湖水清澈的时候,即使你可能不希望它发生,月亮还是自然映照在湖面上。同样地,当众生福德具足时,即使不向外求,佛陀的形象、教法以及加持还是会显现出来。但如果湖水浑浊、肮脏又不清澈,纵然明月在清朗的天空中照耀,月亮的倒影也不会出现。

            同样地,尽管佛陀的慈悲无尽、恒常住世,如果众生没有福德遇见佛陀出兴于世,那么和佛陀结缘的机会可能就不会出现。不过,若不从我们自身去评断,而是从和佛法事业相关的一切事物上来看,我感到我们这些众生还是有很多福德的。

            我们有那么多的挑战。外在的挑战,当然有,但更猛烈的是我们内在的挑战。我们虽然生活在这样一个变化剧烈、深具影响力以及物质主义充斥的世界里,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修行者,还是可以发现对佛陀所言所行感到好奇的人。光是这一点,就是对我们的一大鼓励,让我们得以继续做正在做的事。”

                                                                                                ———-宗萨蒋扬钦哲

     

  3.  

  4. 有些地方真的可能一輩子只去一次’因為沿途的偶遇而去’因為去那麼一次就夠了’等等等等’也同樣在記憶的土地上深深埋下種子’我依然記得那個小西藏大漠還有草原上的大風車’也依然記得在最溫暖的陽光下吹著的寒風有銀河為證’昨日我看到了藍天下高高掛起的經幡’大片大片的格桑花’這一切的一切都不虛此行’謝謝你謝謝你們’一直都在’似變似不變’依然很是想念

     
  5. 【至心念佛护世息灾倡议文 】http://url.cn/0S9mgn 最新—啟請萬人念佛消災免難活動「線上參加」 http://url.cn/0S9mgn

     
  6.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匆匆去趕飛機’或是到達後迅速撤離’很少會去注意機場這個充滿戲劇性的場所本身’而旅程最令人興奮的時刻也即是此刻的啓程’為將要迎來的一切而期待著好奇著

     
  7. 20110409·辛卯年三月初七

    上海·香港新世界廣場